协会通知

关于建立湖南省旅游饭店协会通讯员队伍的通知(2018-05-09)

专家专栏

当前位置:主页 > 专家专栏 >

专家专栏

【陈驰】分享经济与住宿业

来源: www.hntha.org浏览: 发布:2017-07-21

2017年7月13日,湖南省旅游饭店协会“直面住宿业变革与共享经济的未来”论坛在株洲大汉希尔顿酒店隆重举行。此次论坛聚焦消费升级和市场变革。在论坛上,小猪联合创始人兼CEO陈驰以《分享经济与住宿业》为主题,进行了精彩演讲。
 
以下为现场实录:
 
这几年来,国内从共享网约车到共享单车,再到共享充电宝、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房屋等,资本的脚步一直没有停下,分享经济相对来说比较火。2012年是中国分享经济的原点,那时候只有车子和房子出现分享的现象,大致因为拥有这两者的成本很高,但是通过分享时使用边际成本比较低,容易拿来作分享。

“分享”一词刚出来时,大家认为是将存量资源的剩余价值和沉没成本利用起来,分享给需要的人,但今天完全突破这个边界了。“摩拜”和“ofo”都是增量单车,但需要要通过大量的工厂去制造,不是存量的分享。开始的分享经济模式都是双边市场模式,通过平台一边连接闲置资源一边连接需求。现在出现的单车、充电宝、雨伞等低价值领域的分享,都属于单边市场,于是大家会有疑问,这是共享经济而不是租赁经济吗?酒店产业是分享经济吗?酒店属于分享经济的概念与范畴,只不过酒店需要通过增量满足需求。

现在整个分享和共享的概念相对来说是比较含混的,但对企业来讲重要的是这种商业模式能否颠覆现有模式,创造新的价值,把一些新场景重新唤醒。比如,大家看到共享单车的出现,让很多城市短途出行场景靠自行车来满足。那么,房屋分享是什么呢?

第一,平台。一个双边交易的平台,是连接需求和供给、连接不同存量资源和人的认知盈余,最后把它组织成新的供应方式。第二,去中心化。后工业化时代,因为互联网、信用体系、物联网的出现,分享经济应运而生,重新开始去中心化的过程,不再基于大生产、大流通、标准化来生产产品和提供服务,而是用逆工业化方式开始完全不同的竞争。第三,去标准化。SOP在工业化竞争时代很重要,但是在后工业化时代发生了非常深刻的变化。我们把消费者的消费主义分四个阶段:第一阶段,给贵族提供消费场景和商品,为1.0时代,跟普通老百姓没有关系;第二阶段,工业时代即2.0时代,普通人开始进入消费群体领域,满足一些刚性需求;第三阶段,3.0时代,大家开始关注体验,关注体验式的消费;第四阶段,3.0时代的一部分消费用户已经往4.0时代过度,要求消费开始跟人作连接,用利他方式改变这个世界。

现在中国的消费主义是从3.0到4.0的3.5时代,酒店业面临消费升级、消费诉求的变化,分享经济产生的去标准、去中心化方式的住宿被一些年轻消费者所喜爱。这里面可能暗合了一些消费升级、消费变化的趋势,也可能是整个酒店行业变革的动力,主要表现在以下三方面:

第一,生产方式重构。比如酒店连锁化、酒店集团化,修一栋楼是按照一定标准化生产出来,但今天的生产方式完全可以去中心化产生,个人基于自己存量生产与剩余时间,可以在“小猪”这种平台上花一个晚上变成一个通过互联网产生的住宿单位,生产方式完全改变了。

第二,体验完全重构。比如,我们的房子除了都能提供24小时热水,可能还有比酒店宽带更快的宽带服务,有酒店不能提供的一些家庭设施。所以基于一个存量房与房东的认知盈余,整个住宿体验会重构,我们不需要把房间的很多元素摒弃掉,变成标准的酒店服务或便捷式酒店服务,消费者在家里是什么体验,到另外一座城市获得一样的体验或者更好的体验,甚至完全不同的体验。体验完全重构,不需要满足出行中住宿的需求。

第三,信用环境重构。大家非常清楚以前订酒店的整个决策模式和交易模式。但是,在今天的C2C模式下,和陌生人分享一个房子,与传统酒店交易模式完全不同,要解决的依赖信息完全不对称也是不一样的。

从“小猪”的角度来简洁地表述,分享经济商业模式就是要让个人可以深入的参与到住宿服务中。我想给大家分享一个创新的商业模式,一个互联网团队会面临什么样的问题,怎样解决?

五年前,“小猪”开始做住房分享时,所有人是质疑的。两个原因:第一,在全国范围内陌生人之间做分享,还没有先例,大部分人认为中国的信用体系不支持你把房子分享给不认识的人;第二,从酒店行业资深人士的角度来看,酒店都是通过工业化方式、SOP方式来提供让用户满意的体验,但个人房东无法确保能给用户提供好服务。但站在互联网平台思维的角度,这些都是鸿沟,是可以跨越并通过进化来解决的。   

当然,这些鸿沟都很大。我们起步时,要建立一种新的双边交易市场,主要面临三个问题,没有供给;没有用户;交易决策障碍非常大。而从创新扩散曲线来看,创新点越新、颠覆度越强,意味着开始接纳的人越少,这三个问题的必要条件都是零。

其中,还涉及到一个重要原因是用户体验。制定标准过后,基本上依赖于渗透率。酒店行业标准定好后,每个酒店都是一样的,但一个平台里提供的服务需要平台机制和生态机制不断完善的。从“渗透率体验曲线”来看,住宿业是一个低频领域,只有渗透率至30%-40%时,体验才会出现拐点。在住宿场景里面,很多用户认为住在别人家里要比酒店来得好,这才是一个平台有生命力的最主要标志。但是当渗透率达不到时,早期的运营工作就很重要。也就是说,早期定位于平台的企业根本没有平台效益,很长时间定位是平台,但你要依赖于非常重要的运营解决网络效应出现的东西。我们该怎么做呢?

第一,早期房源获取。我们团队在互联网金融满足线下的地推经验还不错,但刚开始做时,是完全没有办法的。在这个领域地推完全不起效果,大家都不接纳房屋分享模式,转化率非常低。我们只得自己“做房间”,鼓励身边有社交关系的亲属、朋友、同学、同事做房东,记者来采访我,我就鼓动记者做房东。然后这些吃螃蟹的人的房源就叫做种子房源,没有种子我们就找到认为平台需要的种子房租下来,根据我们的设想装修成和酒店体验差别足够大的房子。

不同于单一的连锁酒店模式每个房间都一模一样,我们平台上提供的房间是多样性,但过程比较慢。我们通过自己装修体验房可以创造很多种子。比如说北京租一个四合院,装修好开始经营,就能形成一个很好的样板,被市场影响的房东会去思考,这个市场里四合院是不是有市场?是不是有需求?是否能去分享?我们就有样板供他们参考,从而产生市场传播。渗透力不够的时候需要通过运营方式去拉动,鼓励房东去拉,这样就形成早期鸿沟的跨越。

第二,在平台里建立交易机制。我们需要做的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消除市场交易时的信息不对称。平台早期信息不对称非常严重。房东和房客彼此都是陌生人,仅人与人之间信息不对称就很严重,更别说房子本身。早期我们花了很多功夫来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安全与保障的问题。比如,照片是传递房子信息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源,我们就建立了很大的摄影师团队,把房子细节全部呈现清楚,打上小猪实拍标签,让房客感觉到房子信息是真实的。早期没有平台机制和市场机制时,房东可以随意上传图像,我们的团队会帮每个房东做图像修正。房东对房子的描述不认真,我们员工会找到房东更换掉照片,手把手教房东怎样做房子描述。同时,建立完善的信用机制。房东身份与每套房源都需要做实名认证,和公安部犯罪系统联网,每个房客入住时均填写入住信息。另外,建立房东和房客互评机制,我们会教房东怎么提高房客对他的点评率。同时,我们把芝麻信用接入到了小猪平台。

第三,完善用户体验。用户体验问题分不同阶段,早期是非平台问题,能获得一套房源、房东能够分享房子就非常不错了,房子瑕疵也非常多,甚至半夜12点我们还在房东家刷洗手间。但当我们开始有网络效应和平台效应时,就给房东赋能,令他们自己洞察到这是一个市场,他们可以在上面做分享、做民宿,明确了自己的定位时,房东就可以自己解决房屋装修、卫生等问题。当然,也有些问题不能解决。比如,接待效率问题。我们分享机制有一个很重要的是成本重构,因为没有前台,房东上班时间可以跟房客聊天达成交易,但是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接待成本的问题,所以“小猪”平台开始做智能设备,给房东的房子安装智能门锁,连接到云端,房东房客达成交易时,房客APP上自动收到一个密码,通过密码自主进入房间,整个接待成本降低,接待效率也提高了很多。另外,我们还做了一个分享平台,让有闲置时间的人可以给房东提供保洁服务。

第四,出租分享面临的挑战。挑战有很多,但我最想讲的是是法律监管上的挑战。过去200多年我们所有和商业相关的法律,监管模式,是在工业化环境下形成的,一旦出现去中心化,最大的挑战就是法律监管问题,因为逻辑不一样。住宿业也不例外。酒店业是一个特许经营的行业,但互联网的出现,新的信用体系一旦完善,个人能在一夜之间把自己家变成可以住宿的单元,而且在当晚就可以接到房客入住的订单,存量足够大,原有的监管是失效的,原有的利益格局受到冲击。分享经济在全球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法律监管上的挑战,这不是中国独有的问题。前不久,国家发改委、工信部、人社部等八部委出台了《关于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的指导性意见》,就如何进一步营造公平规范市场环境、促进分享经济更好更快发展等进行了部署,提出了一些非常重要的原则性意见。这应该是全球第一份国家级层面对分享经济的指导意见。

“小猪短租”现在不只是一个简单的交易平台、是一个APP,更是“平台+服务链”的生态模式。除了是房东房客交易的平台,还提供信用体系、智能设备等,平台连接的不只是房东房子和用户,还连接摄影师、第三方制造厂商、保洁阿姨,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共享经济生态体系,要产生的是与工业化时代标准下的产品不一样的东西,把住宿还原到本身。

分享经济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小猪”走到今天这一步,跨越了这么大的鸿沟,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知行合一,我们不仅仅是洞察到社会趋势与商业模式的发展,而是内心怀揣有非常强大的动力,并在实践中真正去信任这种趋势。

社会正在发生变化,后工业化时代新的商业模式已经伴随着互联网和物联网蓬勃的发展而兴起,新的酒店业发展高潮一定会到来。过去五年,中国酒店业进化速度确实不快,整个行业需要进一步在创新思维、商业模式、运营模式上有更深更高的洞察。希望我们的分享经济、小猪短租的商业模式能和酒店相互促进共同发展,给消费者提供更多样的选择。